698华东网

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金像奖专访吴思远

金像奖专访吴思远

金像奖专访吴思远

  第32届香港金像奖落下帷幕,吴思远获得“终身成就奖”。在接受凤凰娱乐独家专访的时候,吴思远透露由于他的特殊身份,与港府关系密切,十年前CEPA协议中有关香港与内地电影合作部分的内容,是他缠着特首董建华才加入进去的。他认为,香港电影人的北上,促进了香港电影产业发展,否则仅凭香港本地票房港片衰落之势会更加明显。他澄清说,香港电影的本质是娱乐的,而电影说教主义是错误观点,电影并不是用来教育人的。对于大陆的电影审查制度,他认为繁杂的审查限制了香港导演的才华,但是随着内地的开放,现在的电影尺度也越来越大,在未来,香港电影人会在内地拍出更多的时装片。采写/欣培、王晗

金像奖专访吴思远

'正在加载中...'

金像奖专访吴思远

吴思远接受凤凰娱乐独家专访

【与政府交往密切因资历和太平绅士身份】

凤凰娱乐:从您的从业经历中,我们看到您与政府交往比较密切。

吴思远:第一,我出道比较早,第二,我的身份,因为我是太平绅士,而且因为现在很多是政府官员,他们年轻的时候都看过我的电影,无论各方面我跟他们打交道更方便,也有一定的说服力,因为长期为我们行业做事,我是对我们的问题比较了解,尤其我是比较早进入内地去拍电影,对内地的情形也比较了解,所以做起来比较得心应手,讲很多数据理由,就更有说服力。

既然自己知道的比人家多,给应该帮我们这个行业出力,尤其是看到香港电影在,不同的阶段,碰到不同的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就是向政府争取很多的各方面的权益,或者是可以改善的地方。

因为我们非常相信香港电影对香港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们在六十年代开始,七十年代,八十年代,那时候香港电影可以说是在东南亚是风靡一时的,我们拍了很多很经典的电影,也培养了很多艺人,我们希望这个传统一直继承下去,尤其是我们有了导演会的组织以后,我们做很多事情更有有条有理,而且我们更有号召力。

【缠着特首董建华在CEPA中加入电影条例】  

凤凰娱乐:我们知道今年是CEPA协议签署第十个年头,您其实是第一位去到内地拍片的导演,但当时可能还没有CEPA这样一个协议,应该是八十年代的时候,在当年您能回忆一下遇到过哪些困难,或者说到了近十年来,有了这样一个协议的保证,可能会给香港导演,会最实际带来的一些利益会有哪些?

吴思远:因为香港电影。我是比较早进入内地拍电影,当时在CEPA以前,那个合拍手续非常复杂,而且跟现在完全不同,以前我们进去拍电影,比如我当年拍的黄飞鸿这些系列,《新龙门客栈》、《青蛇》、《宋氏三姐妹》,都是跟某一个制片厂合作,表面上合作,其实是拍完以后,内地版权是要送给他们,他们出一点点的劳务费。

所以当时可以说是进去拍电影的人不多,我们进去也不是单单为了这个市场,而是为了取景方便,因为香港地方很小,你拍武打片根本没地方,台湾、韩国,我们都已经拍的太多了,所以能进入内地拍动作片,我们觉得对提升电影的水准是很有帮助的,我们也没有想到说要拿内地的收入版权,当时内地的其实是并不是很好,但是香港电影他们非常欢迎,直到十年前。

CEPA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的一种支持,主要是经济方面的,当时我就希望CEPA能包含电影,当时香港已经开始非常不景气了,因为东南亚的市场的萎缩,就变成香港电影大幅的滑坡,每部戏只拍十来天,有些甚至八九天都有,这是我们非常忧虑的,我想如果没有内地的市场肯定是香港电影会越来越滑坡。

我就跟当时的董建华特首就提出了这个要求,希望能不能CEPA包含电影,董特首也知道,他说这是非常困难,因为这是跟意识形态有关系的事情,CEPA恐怕不一定能包含电影。结果我是一而再,再而三缠着董特首希望他努力努力,结果董建华特首就成功地为我们电影争取到CEPA,就是合拍的条例,还有香港电影进口的条例,这些优惠替我们香港电影可以说打开了一扇大门,随着开始就有很多很多大片,这个十年里面香港电影公司跟内地合作。

这个市场大大的增强,加上内地电影院的纷纷建立,所以这个十年CEPA对香港电影还是起了一个非常大的作用,所以回想起来,这也是我为香港电影做了一点点贡献,最主要就说两地的合作渠道畅通了,其实是双方得益,香港电影得到了更大的空间,内地也学到了香港电影的工作方法。

金像奖专访吴思远

吴思远接受凤凰娱乐专访

【《狮王争霸》改变国产电影利润分配制度】

凤凰娱乐:为促进两地的合拍,您还做了什么?

吴思远:其实内地很多事情我都帮助在做。现在内地发行的制度都是我当年提出来的,否则的话,大家没有看到那么蓬勃的电影发行制度,从《狮王争霸》开始,《狮王争霸》就是我监制的电影,中国电影要改革,要走出这步,一定要来一个大改革,不能被中影垄断。以前那个电影就是,制片厂拍完了给中影,中影去卖拷贝,卖了拷贝,分一点钱给电影制片厂,那电影怎么会发展呢?

所以我当时跟有关领导说这样不行,领导让我介绍国际上的方法。我就跟他讲,电影一定要生长,如果你卖座了,大部分钱到制作人手里,他可以再做,再拍更好的电影,如果你全部给了中间的中影公司,制片厂只分几十万,但他们没有一两百万是不可能在后面再做大投资的,所以他说好,就从你的第一部《狮王争霸》开始,我可以说是对中国电影做了很多贡献,其中这是一个。现在想起来也蛮开心的,不知不觉做了很多事情,而且看到成果,所以我现在看到内地的电影卖座,不单是我电影院票房好,我就觉得当年我做的事情,今天看到成效了,以后也许人家都不记得我的功劳,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就很高兴。

凤凰娱乐:在CEPA之前,就像黄飞鸿系列的时候,大概80年代中期,您当时北上拍摄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吴思远:当时其实对我来讲,因为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条例,合拍各方面,手续比较烦琐,内地因为没有习惯的工作方法,所以两边拍电影,讲是讲合作合拍,其实都是香港人在做,我们带了所有的香港的演员跟工作人员,几乎都是我们在做事,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跟现在是完全不同了,随着CEPA条例实施,我们进出海关人员都简便了很多,因为现在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条文,而且现在合拍条例不断的在放宽,比如在人数,两边对等的人数,各方面都慢慢放宽,根据剧本的需要,可能内地的演员,或者工作人员多一点,或者香港的多一点,都无所谓,不像一开始那么严格的规定,所以现在可以说是成绩还是很好的。

【大陆电影审查制度繁杂,香港导演难免拍出烂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