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华东网

非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非洲 >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雨纷纷,一向阳光灿烂的内罗毕一整天泡在瓢泼大雨里。车窗外,行人匆匆,狼狈在泥水中前行。前往传奇的Muthaiga贵族俱乐部,是为了再听一场美丽惊人的KATYA钢琴独奏会。黯淡的雨幕中,那些英国殖民老故事在脑海深处旋起着小小波动。香艳的主角,大牌的贵族,古板的绅士,封闭的环境。内罗毕郊区绿荫掩映下那弯著名的粉红色外墙,始终像梦幻香水瓶般保存着,生活在肯尼亚的白人社群的最核心最精华的香氛。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为了躲过下班期间的地狱大堵车,提早一小时抵达。天昏地暗的冷与灰里,又一场大雨将至。风夹杂着雨丝,吹起了专门为钢琴穿起来的丝质西班牙提花长裙。拎着裙角,在花园里散步。像是推开一扇扇厚重的门,穿越一页页发黄的书页。凯伦初到肯尼亚时的婚礼,贝莉尔的轻狂和纵情,德拉米亚勋爵臭名昭著的无数“换妻”欢宴。

庭院深深深几许,湿润的雨雾笼罩着安静的午后时分。高树婆娑,花团锦簇间低调的楼宇烙上时光的指印,略略有几分英伦大雾笼罩下的萧条和落寞。从后门转入主楼,百年的狮首标本赫然卧在长廊尽头。图书馆里没有人,静静抚摸着成排成排有趣的老书,就是喜欢这样的味道:似汪洋大海上自由浮泛的小舟。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Berkeley Cole,一位英殖民时期显赫的农场主,声称“绝不想再像只猪猡似的被对待,渴望摇个铃儿,便有人端上无暇精致茶具的那种文明生活”,于是得到一班大有此心的英国贵族鼎力支持,立即在内罗毕郊区选址,勘测人员,建筑师,设计师纷纷从欧洲赶来。

1914年新年夜宴,十四位英国贵族情致盎然地庆祝了俱乐部的开张。乘船赶来的孟买大厨和King’s African Rifle乐队,当时整个非洲大陆最好的的葡萄酒窖,顶级巧克力和法式点心。大名鼎鼎的德拉米亚勋爵是第一任主席。这里是《走出非洲》里的男主人公丹尼斯在非洲生活二十多年的家。从非洲灌木丛林里狩猎归来,他总是能在这里找到纯粹的英伦感觉。懒洋洋地踱进阳台,在网球场活动筋骨,或在九重葛的繁花下面喝茶看报。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两天之前,在去马赛马拉的路上一次次拨通电话,被告知不是俱乐部成员不可以订钢琴会的票。不收现金。富有的印度朋友也爱莫能助,即使是一墙之隔的高尔夫俱乐部成员也不能破例。“这是个众所周知的白人富豪俱乐部,”他们笑着告诉我。从马赛马拉回来,已是离钢琴独奏会不到五个小时。最后一个电话打过之后,自己也不太相信奇迹,换上便装,准备去“西门”看电影。临出门,突然收到一个短信,说票已经订好,让我打一个电话确认。

照着电话拨过去,一个磁性却奇怪的英语口音说:“我们六点钟俱乐部门口见!”收住自己的好奇,略略猜测了几秒,没有多问。转身翻箱倒柜,那身没有机会穿的西班牙长裙,意大利皮靴和丝袜,“毒药”香水。迈克明日即将离开肯尼亚回美国,打个电话请他一起去。这样的地方,除非英语足够用,懂得规矩,否则会很尴尬。一切好像都顺理成章,刚刚好。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看看表,还有一刻钟。读报室里,下午茶已经近尾声。《时代周刊》《经济学人》《名利场》《泰晤士报》《每日电讯》都用皮质书套装好,整整齐齐放在书架上。扫一眼,英国大选的结果跃入眼帘。中间一圈摆放着各式茶点。走过去捡起一册《名利场》,木制的地板,一路靴子轻响。那边一位看报的英国妇女抬头望过来,面无表情,慢慢盯着我抿一口茶。习惯了伦敦式的傲慢,轻轻朝她点一下头,踱过去,拣一小碟点心。还在等待什么?好戏就要上演,这是一场活生生的名利场。从百年之前开始,没有终点。

刚刚好六点,放下杂志,发一个短信:“在读报室,尤妮斯。”挺直背,端坐在沙发里,看到门厅那边几个交谈的白人往这边望,其中两个人走过来。“我是阿莱克斯。”嗯,是电话里那个怪怪的口音,“我是俄罗斯大使馆的文化参赞”。另一个文艺气质的老头满头银发,伸手过来:“我是拜瑞,这个俱乐部的会员。”哈,原来朋友一路电话打到他们这里,终于搞定。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钢琴会开场前的酒会在淡淡雨丝中开始。先挑了最前排稍靠左的位置,可以看到钢琴家的手部。小半杯杜松子酒下肚,一位西装革履的黑人轻轻摇响一柄铜铃,衣冠楚楚的观众们纷纷入座。KATYA款款从门厅处走进来,还是一个星期前的那身深绿色低胸晚礼服,但是今次,她就站在我面前。拜瑞是主持人,周到,低调,刚刚好。

所有的曲目还和一星期前一样。中场KATYA和听众有小小互动,以她浓重的俄式口音的英语。一直坐在她身后不到三米之处,她白皙的手臂和魔力的手指在眼前舞动。目不转睛。如痴如醉。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中场休息,走到花厅间呼吸雨中的新鲜空气。一串串紫藤花挂下来,夜凉如水。那边餐厅里烛光闪烁,玫瑰和水晶杯交相呼应。除了这边的钢琴会,其他人相安无事看书看报,喝茶用餐。一路走过一间间的房间,裙角无声滑过光洁的地板,像是行走在老电影里面。一位严肃的白发老妇身着黑色礼服和金色披肩;角落里看书的黑人外交官默默抬头看过来一眼。烛光里,所有的面容都恍惚不定。不得不忍住,一个淡淡的微笑。要面无表情。

非洲最香艳的贵族俱乐部(图)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