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华东网

大洋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大洋洲 > 澳洲基督城 太平洋上的英伦风

澳洲基督城 太平洋上的英伦风


  我在奥克兰机场换乘,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到达了基督城。很温暖——是我当时对这里的第一个感觉,因为当时中国正是天寒地冻的季节,所以南半球扑面而来的温湿空气令我备感欣喜。来机场接我的朋友帮我把行李搬进后备厢,载我到房东家,从机场出来一路上,道路都很畅通,没有太多车,路两旁种着郁郁葱葱的棕榈树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绿色植物,天空明朗蔚蓝,感觉很舒适。


  我住的地方在Hornby,房东是一位拥有一座大规模私人花园的爱尔兰裔的老妇人,对我的到来她表示得非常热情友好,并且当晚还特意为我做了她想象中的中国炒饭,味道很好,但是有点怪怪的,并不是地道的中国味儿,和中国人的口味不同,在这里无论是当地人家中自己烹调的饭菜还是餐厅中的味道都不够咸,但一般餐桌上都会备有盐和胡椒,可根据个人口味添加。另外,当地人对葡萄酒的喜爱也远远超越了我的想象,白葡萄基本成为了正餐酒品的不二之选。木制餐桌上,温暖而暧昧的光线穿过盛有这琼浆玉液的高脚玻璃杯,光影晃动,醇美的味道便化作了那晶莹剔透容器中的一波涟漪,伴着这种味道的弥散,时间的流逝也变得温柔而轻盈了许多。


  第一次真正静静地欣赏云蒸霞天空也是在基督城,新西兰夏季日落时间很晚,到了晚上八点多,太阳才很不情愿地慢慢落山,这里傍晚的天空时常会出现色彩绚烂的火烧云,无垠的苍穹被上帝的画笔描绘出最赋激情的图画,大朵大朵的深浅不一的玫瑰色花朵在天空中盛开,我的房间被映成了粉红色,拉开纱帘,我坐在窗前的圆椅上,就那么静静地望着这片异乡的天空,远处的山峦,近处的花草都被烫上了一层耀眼金色,慢慢地那天使笑容般美好的云彩淡出于天空,闪烁的满天星斗拉开了夜的序幕。后来,我心满意足地睡去了,那一夜仿佛格外的恬静而漫长;第二天清晨,细雨初晴,两道彩虹跨过高大的老橡树那最茂盛的枝叉直泻了下来。


  坐在沙滩上,看潮起潮落


  有时侯,度假更像一场胜利的叛逃,背叛生活中的烦恼种种,义无反顾地奔向另外一个遥远的怀抱,一切仿佛天翻地覆更改容颜,充满着自由感的喜悦拨动着沉静已久的心弦。


  很庆幸,我住的地方离这座城市的两个海滩都不远,开车到New Brighton只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到Sumner则略远一些,而这两个美丽的海滩却拥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景。


  New Brighton很漂亮,这种漂亮源自她的开阔,除了那座门口拥有一棵参天大树的白色图书馆以外,临近海滩再没有其他大型建筑物。远远望去,海天一色,海浪一进一退拥抱着沙滩,这里是冲浪爱好者的乐土,是海鸥的天堂。我很喜欢坐在这片沙滩上看日落,沙滩被染成了金色,海水被染成了金色,海鸥被染成了金色,临近海滨街道上的棕榈树、高架在远处的New Brighton大桥和身边朋友们的脸也通通被染成了金色,暖暖的,无忧无虑的,美丽的金色。在那片金色里,我堆起可爱的小沙堡,把能够想到的所有欢乐都藏了进去,然后随着潮汐的涨落,我的那些欢乐游向了太平洋


  Sumner也很漂亮,但是与New Brighton不同,是另外一种味道,喜欢Sumner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行驶在海滨公路的5号巴士,离海滩最近的那家饮品店,分量十足的冰淇淋球,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湿润而温柔的海风,粘满细沙的人字凉鞋、很客气地请我帮助拍照的日本留学生……但是,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些便都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Sumner地形很特殊,海滩被群山环绕,当地人依山而居,朝海的方向建满了美丽的房屋,入夜后山上渐渐点亮的万家灯火便与点缀苍穹的满天星斗遥相呼应,感觉温馨而浪漫,我爬上海滩上最巨大的礁石,站在闪闪发光的大十字架旁边,整个海面像是一片无际的黑色暗花锦缎,视线内的一切光亮仿佛触手可及,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在这时竟然显得如此美妙。

相关信息: